那个时候,女孩和男孩正处在恋爱的季节。每次打电话,两个人总要缠缠绵绵许久。末了,总是女孩在一句极为不舍的“再见”中先收了线,男孩再慢慢感受空气中剩余的温馨,还有那份难舍难分的淡淡情愁……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那年,我在豫南一个劳改农场服刑,有一次送来一个太康犯人,当他看到别人的家人隔三差五的来看望,他十分羡慕,于是便往家里写信,每月几块钱的劳改金都用在买信封和邮票上.可是,半年过去了,他的家人还是没有来,最后他终于急了,给家里写了一封绝交信.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□文/汤红霞

3岁那年,我被送到小镇上她的身边。

她一个人住在小小的老房子里,靠摆小烟摊为生。她最让我好奇的是她那双像粽子一样尖尖的小脚,竟比我的大不了多少。

她洗脚时,我看到那五只脚趾都朝内蜷成了一团,看不到脚丫。我歪着头问她,你的脚怎么和我不同呢?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
© 2007-2011 Jianglb之家 | 浙ICP备05036290号 | Powered by Wordpress